洛虹

胡歌歌是永远的本命٩( 'ω' )و

【熙华】ABO 后备情人(十九)

听着《信徒》和《画地为牢》码了这章,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已经脱离原大纲放飞了_(:зゝ∠)_



回忆到这里戛然而止,杨敬华的神情依旧有些恍惚。



兜兜转转这么多年,他竟还是放不下。



无名指上蓦地传出一丝热意,灼得他双眉颦蹙。



下意识低头望了过去,锁灵戒在夕阳的映照下熠熠生辉。



这是联契双方心意相通方能产生的共鸣。



它的出现意味着端木熙终于有了回应。



杨敬华曾无数次幻想过这一场景,当它真的到来之际,他却只余满心疲惫。



这份爱来得太迟,而他已经倦了。



他不恨端木熙,真的。



他亦有割舍不下的过去,又有什么立场要求端木熙。



这段逾距的关系,本就始于他的死缠烂打,也该终于他的幡然醒悟。



伸手覆上锁灵戒,坚定中透着决绝,将其从指间缓缓褪下。



随着指环的彻底分离,久违的虚弱感如排山倒海般袭来,身体一个踉跄,重重跪坐于地。



周围景物渐渐变得模糊不清,杨敬华清楚,这是散魂的征兆。



过往种种如走马灯在眼前飞速掠过,桩桩件件都是他和端木熙的曾经,历历在目鲜活如初。



“把这个戴上。”



那人从风衣口袋里摸出一对戒指,径直递到了他面前。



彼时的他还沉浸在横死的寂寥中,乍见此物唯余满腹牢骚。



“干嘛呀,突然搞什么求婚啊?我直的啊!死了也是纯爷们!”



那人嘴角叼着烟,神情冷冷:“锁灵戒,你戴上它我们才能产生联系,契约便可成立。”



“可我一大男人,戴这玩意娘们唧唧的,我说就不能免了吗?”



似是看出了他眼中一闪而逝的嫌弃,那人不动声色来到他面前,仗着身材优势居高临下睨着他。



“好啊,那我就在这里眼睁睁的看着你变成恶灵。”



随即话锋一转。



“然后,日得你烟消云散!”



他被那人释放的威压唬得大气不敢出,全身寒毛条件反射般根根直竖,僵硬的任其视奸遍全身上下。



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自己也是alpha,不由狠狠唾弃了一把刚才的表现。



自觉丢脸的他急于挽回颜面,赌气抢过那人手中的锁灵戒。



“戴就戴,谁怕谁啊!”



等他整装完毕,那人方才漫不经心地提醒道:“小心点,你戴上锁灵戒,这会儿......那些鬼魅大概都已经知道了吧......”



“怎么回事?他们不是很尊敬我嘛?为什么一个个对我这样虎视眈眈的......”



望着周围越聚越多的魂灵,杨敬华整个鬼都不好了。



“灵鬼的敬与欲是成正比的。签订契约后,你现在身上有我的灵力,那是它们最渴求的东西。”



端木熙倒是见怪不怪,甚至还气定神闲掐灭了烟头。



杨敬华此刻想死的心都有了。



“你他妈这不是坑我么?!你之前也没说啊!我现在能辞职吗?”



“这玩意能取下来吗?这破戒子!”



面无表情看他使出吃奶的劲儿往外拔戒指,端木熙不咸不淡答复道:“能啊。”



“那怎么这么牢?!”



“等你的力量大于或等于我的时候。”



战五渣VS满级挂......



操!这明摆着就是黑他到死!



某处寂静的小巷突然爆发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



“你这是先斩后奏强制雇佣劳工!还搞软禁!人身监禁!我要上法院告你!”



与端木熙最初的相处并不愉快,杨敬华几乎是憋着一口气玩命提升自己,以便早日脱离锁灵戒的束缚。



然而一路伴那人走来,他的心在不知不觉间已沦陷得彻底。



依旧不断奋斗提高实力,却不是为了摆脱,而是想并肩前行。



锁灵戒于他再不是枷锁,他心甘情愿画地为牢。



他曾坚定地相信没有什么能分开他和端木熙。



未曾想到头来最先放手的却是他自己。



耳边依稀响起那人温柔又固执的叮咛。



“我要你答应我三件事。”



“第一,这条流苏千万不能损毁,这是用我头发编制的,连接你我二人的命魂之物。”



“第二,锁灵戒绝对不能摘下。”



“我想摘也摘不下来的好吧。”



“然后呢,第三件是什么事?”



“你,永远不要忘记自己是谁,听到了吗?”



“来,跟我拉钩,发誓,牢牢记住这三件事。”



“今天怎么奇奇怪怪的......”



“好吧,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彼时承诺言犹在耳,今日境况物是人非。



抱歉了,端木。



答应你的三件事,我都失信了。



“敬华,不要!”



彻底消散前的一秒,有什么声音缓缓归于沉寂。

评论(11)

热度(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