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虹

胡歌歌是永远的本命٩( 'ω' )و

感动我的苏雪瞬间(一)

   百里屠苏缓缓转过身来。

   风晴雪吃了一惊,只见他神色冷峻,双目赤红,身上黑气腾腾,和平日绝非同一人。他走近的时候,就像是索命的阎王,追魂的无常。

“苏苏你怎么了?煞气怎么会……今天还没有到朔月呀!”

   百里屠苏的右臂缓缓抬起,他的手上跳跃着一团凶煞的黑红火苗,眼中全是杀气。

“杀、杀了你!”

“苏苏?!”

   忽然百里屠苏的眼中又回复一丝清明,他痛苦地抚住额头,喊道:“晴雪,快走!我……我控制不了这股煞气……”

   风晴雪却呆在原地不动,怔怔地看着他。

“还不走?!跑、跑得远远的!别过来!啊——”

   风晴雪忽然猛地扑上前,将百里屠苏紧紧抱在怀里,她的身上浮起幽蓝明亮的光芒,那光芒温暖柔和,像是大地之光。

“……你!”……百里屠苏想要挣扎,想要杀戮!想要尝到血的味道!

   可那光芒温暖而强大,好像不断地唤着他的名字:“苏苏、苏苏……“

   他忘记了挣扎,终于慢慢地放松下来……

“苏苏,我不会丢下你不管的。有我在,有我陪着你……一定不会有事……”

   静夜的幽蓝代替了红黑色的火焰,空中不再有那些炫彩却冰冷的焦冥飞舞,只有淡淡几颗星子挂在遥远的天空。

“苏苏……你刚才真的吓到我了,明明还没有到朔月,为什么会……”

   想起刚才的一幕,百里屠苏不由得心有余悸,他有点焦急地说道:“以后,再有这样的事情,你一定要逃……我……不知道能不能再抑制住……我不想伤害你……”

   风晴雪笑着甩甩辫子:“说什么呀,苏苏,我说了不会丢下你的。”

“晴雪。”  

“嗯?”

   百里屠苏嘴唇微颤,说出他心底最深的恐惧:“或许有一天,我将变成一个嗜血狂魔,心中除了杀念和破坏之欲,再无其他……”

“怎么会呢?你不要胡思乱想。”

“近些时日,渐渐地,越来越难以控制体内凶煞之气,即便有你相助也……甚至……会无由来地憎恶一切,像走火入魔般,一念之间便会腾起杀欲。”

“就在方才,想要将吞食我娘的焦冥焚烧殆尽,那些东西……不过徒有外表,自欺欺人罢了……但心中忽然无法抑制强烈的杀意,憎恨所谓命运,憎恨毁去村子的仇人,憎恨仙芝漱魂丹,憎恨……欧阳先生。假如先生就在我眼前,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将他杀掉!”

“苏苏……”   

“可是这一切,他同样始料未及吧?又怎能怪罪?分明是我自己入了魔障……”

“但你后来不是清醒了吗?你还认出我来……” 

“若不是你,换做其他人……我不知道会如何……你不害怕吗?”

“怕什么?”

“我煞气发作的样子。铁柱观那时也是,虽然我脑中纷乱,却隐约记得别人都吓得动弹不得,只有你走上前来……” 

    风晴雪看着远处,回想当日场景,诚实地回答:“怕,我当然害怕。我不知道那样的苏苏会做出什么事来,有一瞬间,我甚至想也许会死吧,要是死了,就再也找不到大哥,也见不到婆婆了……”

   百里屠苏闭上眼睛,有些害怕再听下去。

“可是,我更怕苏苏一个人被丢下以后要怎么办……”

    睁开的双眼中有显而易见的欣喜和明亮。  

   风晴雪并没有察觉注视在自己脸上那滚烫的眼光,只是直面自己心里面最真实的声音:“想到这些,好像也就没那么难受了……小的时候,大哥常说我看起来爽直,其实最婆妈了,要真在意了什么,心里无论如何都是放不下的……对苏苏……”

   说到这里她似乎也觉得有些什么东西变得不同了,脸颊禁不住飞起半抹粉色。 

“大概、大概也是这样吧……不知从什么时候起……”

   在百里屠苏的心中,还有一些话要对她讲清楚,讲完这些,才能吐露他最最重要、最最深切的一句心事。

“晴雪,假如我告诉你,我……并不是我……”

   这样一个故事,该从何说起? 

“什么叫你不是你呢?苏苏不就是苏苏吗?还能变成另外一个人?我猜……是不是因为苏苏用了别的名字?你以前,不叫这个名字对吗?在我的故乡,名字也是不能随便改的,大家都相信,要是改了,就意味着抛弃过去的自己。不过呀,我始终觉得,名字什么的,只是个称呼吧?我认识的,是一个人,又不是他的名字。”

“如果……不只是名字……”

“不只是名字?”  

“……”

   要说出这番话,真的比想象中还要艰难。

“苏苏,无论你有什么现在还不能告诉我们的事情……可你要记得,在我心里……永远都只有一个苏苏,独一无二的,就是我身边这个。名字、身份、样貌,什么都无所谓。想想看,你经历过那么多的事情,不管是不是和我们在一起,那些东西,好的、坏的、开心的、难过的,通通都属于你,那才是我认识的这个苏苏呀。你说对吗?”

“谢谢你,晴雪。”

“谢什么谢,真要谢的话,就答应我你以后都要开开心心的。”  

“苏苏,你怎么会……”

“静静听我说完。有时候,不能不去相信所谓命运……但是在此之前,我想要走过很多地方,看不同的城镇村庄,或许还能帮一帮那些遇上困难的人。我希望,有一个人可以和我一起走、一起看。我……很闷吧,不太会说话,难怪兰生总说我是……可是……”

   百里屠苏小心翼翼、鼓起莫大勇气,握住身旁风晴雪的手:“晴雪,你愿意当那个人,和我一起吗?”

   风晴雪没有回答,只是有些惊讶地看着那只被握住的手。  

   百里屠苏害怕自己并不够诚恳,继续说道:“我这样说,不是因为你能抑制煞气……正好、正好也可以找你大哥……要是襄铃想找妈妈,也……”

   风晴雪轻轻地抽回自己的手,有些不安地摸着辫梢:“我很开心……真的很开心,苏苏。我要想一想,现在……还不能回答你……”

   百里屠苏点点头:“没有关系,是我问得突然。等、等你想好了,再告诉我。”

“嗯……”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