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虹

胡歌歌是永远的本命٩( 'ω' )و

【熙华】ABO 后备情人(八)

于是顺水推舟确定了关系。


他们原本就形影不离,有了这层关系后,更是毫无顾忌。
两人之间的气氛,说句耳鬓厮磨温柔缱绻也不为过。


可不知为何,端木熙的内心偶尔会觉得空落落的。
仿佛自己在无意间弄丢了什么似的。


那时的心境就像现在。
莫名的不安和恍惚。


明明见到了朝思暮想的章轩,哪怕只是南柯一梦,他也该好好珍惜。
可他看着那些属于他和章轩的过往,偏偏不由自主的想起另一个人。



“少掌门,把手给我。”
章轩眼含笑意,将东西轻轻置于他的掌心。
“......这是?”
端木熙愣愣的看着手中的糖果,一时间有些反应不及。
“生日快乐。”
那人语气轻快,带着如释重负的味道。
“你...你知道我真正的生日...”
他有些不可置信,已经很久没有人为他庆祝真正的生日了。
章轩笑而不语,眼神里有他看不懂的温柔。


然而此时此刻,端木熙已经无暇顾忌这些了。
他的全部心神,都被另一幅场景牢牢吸引住了。


蓝衣少年在自己面前献宝似的捧出一个卖相欠佳的蛋糕。
清亮悦耳的声音在耳边叽叽喳喳的响起。
“我听他们说阳冥司不过生日,因为真的没人知道,假的那个过着也没意思。”
“这是我在网上get的电饭煲做蛋糕方法。”
“昨晚偷偷做的,放心保证没人看见。”
“蜡烛我有准备,看!”
“端木,你成年啦!”
少年的脸庞绽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比阳光还温暖,比花儿更绚烂。



端木熙不由自主伸出手想去触碰,却轻易穿透了画面。
周围场景仿佛涟漪一般波动荡漾,重聚之时,已然换了模样。



“只有手握一些东西,才能掌控我心中的目标。”
“所以,我要成为端木家的掌门人。”
彼时单纯如他,在经历了代掌门欺上瞒下的事件后终于意识到了手握权力的重要性。
而章轩在听闻此语后,没有半分犹豫。
果断单膝跪地,语气里是满满的坚定。
“只要是少主人的心愿,章轩都会拼死实现!”


端木熙有一瞬间的恍惚。
在他眼前,徐徐展开另一幅画面。


蓝衣少年沉迷游戏无法自拔,白嫩的指尖在按键上飞快跃动。
专注又慵懒的模样仿佛天塌地陷也无法动摇他分毫。
“一会儿陪我去一个地方。”
“嗯好!”
少年瞬间收了手机,飞速窜到他身边。
动作精干利落,与之前判若两人。



“他们骂你坑队友哎,垃圾挂机死全家!”
秦诗瑶咋咋呼呼的声音在背后突兀响起。



“哈哈,我最不怕的就是别人咒我死全家了~”
少年嘻嘻哈哈冲她做了个鬼脸,语气里是一贯的插科打诨满不在乎。


“不玩了?”
端木熙有些诧异的挑挑眉,自家影灵对游戏的热爱可是出了名的。
说实话,他刚刚也就是随口一提,并没指望他会乖乖挪窝。


“游戏什么时候不能打啊,你要去哪?”
杨敬华回答得理所当然,对于自己的吩咐,他从来执行得坚定不移。


他的认真,从始至终只给了自己一人。
何其有幸。


画面猛地抖动了一下。
下一秒果不其然又换了场景。



阴暗潮湿的地牢,章轩倚墙而坐,眼神冷冷。
地牢外,端木寺明愤怒的质问在空荡的室内不断回响。
“神龙章轩,你在端木家这么多年,到底安的是什么心!”
那人眼神轻蔑,掷地有声的回答道:“我安的,是保护端木熙的心!”


与此同时,另一个声音斩钉截铁的甩出一句话。
“既然你要守护这个世界,那么我便保护你!这就是我停留于世的全部意义!”


端木熙记得,那时他为落月剑所伤,灵力被封毫无还手之力。
司徒律趁火打劫落井下石,将他和杨敬华几乎逼上死路。
危急时刻,杨敬华不惜以散魂为代价,将灵力悉数还给他。
后来更是在千钧一发之际救自己于水火,站在自己身前,替自己挡住了所有致命的攻击。
他看着杨敬华为他披荆斩棘,浴血奋战。
落月剑下,诛遍一切妄图伤害他的宵小。


眼中酸涩难忍,突然很想不顾一切冲上去将他搂在怀里,再也不放开。
这种冲动,是与章轩在一起时都不曾有过的。
那是失而复得的激动和叶落归根的安宁。



是的,他终于明白了。
杨敬华,从来不是神龙章轩的影子。



诚然他们有着太多的相似之处。
可一旦两厢对照,直面拷问。
那份独一无二的悸动瞒不了自己的心。



给章轩的爱,来自幼时的移情。
对敬华的情,源于内心的迸发。


他这一生,只为两人心动过。


当初的小哥哥。
现在的杨敬华。


因为始终割舍不下过去,他牵累了章轩。
因为迟迟不敢面对心声,他伤害了敬华。


满目山河空念远,不如怜取眼前人。


小哥哥,再见。

评论(5)

热度(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