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虹

胡歌歌是永远的本命٩( 'ω' )و

【熙华】ABO 后备情人(五)

在这个全国人民都在家悠闲休息的节日里,苦逼如我还要实习,心塞......
未来五天都要去医院报到,我也不知道下次更新是什么时候了......大家且看且珍惜吧_(:зゝ∠)_


杨敬华的大脑有一瞬间的混沌,随即马上清醒过来:“端木落月,你又想干什么!”


“诶,不要表现的这么如临大敌嘛,吾与汝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恨。”


端木落月看着杨敬华如同炸了毛的猫一般摆出防备的姿态,好笑之余也不由生了几分逗弄的心思。


故意凑到他耳边暧昧的哈着气:“何况,方才若不是吾开口提醒,汝已经心魔入体业障缠身了。”


满意的看到他慌慌张张推开自己,也没有错过那人耳垂泛起的一抹嫣红,端木落月心情颇好的哼着小调。


还真是意外的纯情呢。


“闲话也不多扯了,小影灵,既然你已经知道了你家小祭司的秘密,请问日后有何打算呢?”


“我......我没想好,总不过继续陪在他身边,直到他不再需要我为止......”
杨敬华的语气里充斥着太多的不确定,以致越说越没底气,到最后只能以沉默收场。


“该说你什么好呢,明知道他不爱你,只是拿你当替身,你还......”


“够了!”心底的痛处被外人毫不留情的当面戳破,杨敬华瞬间暴怒起来,“就算他不爱我,就算他只是拿我当替身,那又如何?便是我倒贴,便是我一厢情愿,便是我不自量力——除了端木熙,这世上没有我在意之人!”


何况,他对自己并非完全无情吧。


不然为何要破例收自己做影灵,为何不惜受伤也要保全自己,为何在自己散魂之际如此失魂落魄......


自己于他终究还是特别的吧。


像是感受到了他的想法,端木落月收起之前的轻佻,看他的眼神带着三分嘲讽七分怜悯:“小影灵,你不会真以为端木熙所做的一切全是为了你吧?”


“你到底什么意思!”


“呵,我什么意思不重要。如果有机会不妨问问你家小祭司到底是怎么想的,别被人卖了还稀里糊涂替人数钱呢。”

  ————————————第二天————————————

“关于为什么选你做影灵,还有你死亡时候的事......”端木熙斟酌着用词,试着轻描淡写一笔带过,“我想来想去,觉得那些事......你还是不要知道比较好。”


理智告诉杨敬华不要相信端木落月的怂恿,可感情却让他无法忽视内心的声音。几番挣扎后他终于还是鼓起勇气向端木熙提出了藏在心底很久的问题,却不曾想会得到这么一个堪称敷衍的答复。


“是么,我知道了......”


失魂落魄的转身离开,端木熙仿佛看出了他的异样,下意识开口唤道:“敬华......”


死死克制住即将喷涌而出的委屈,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强迫自己挤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我是你的影灵,我不信你,还能信谁?”


“如何,吾没骗你吧。”端木落月仿佛早就料到这个结果,抱着看戏的态度,语气都不由带上了几分幸灾乐祸。


杨敬华无言以对。


他不得不逼迫自己正视这个冰冷的现实:
端木熙,从来都没信过他。


他恭恭敬敬冲端木落月作了一揖:“敬华愚钝,请前辈告知我全部真相。”


“你,真想知道?”


端木落月此刻内心莫名有些复杂,本是他挑起的开端,一切也正按照他的设想稳步推进,他与那人的赌局眼看胜利在望。


却平白在此刻生了不忍。


“是。”


“哪怕真相会令你难以承受?”


“我宁愿直面残忍的现实,也不想沉溺完美的假象。”


“既如此,那便随吾来吧。”


杨敬华只觉眼前一花,再睁眼时,他与端木落月已瞬移到一个陌生的地方。


看周围的景象,这里应该是......公墓?


那个穿着长款黑色风衣,一脸寂寥的跪坐在墓前的男子,不正是拒绝了自己和秦诗瑶的陪同,一大早就独自离开家的端木熙么?


杨敬华愣愣的看着他从风衣口袋里掏出一款早已过时的MP3,小心翼翼供奉于碑前。


远处的风捎来了他的喃喃自语。


“最近,我遇见一个人,他总是出乎我意料。一会儿闯祸,一会儿又很可靠......”
“不知为何,总觉得与他并非初见......”
“你知道吗,他竟然说要保护我。我以为除了你,不会有第二个人再这么说了。”
“居然说要保护我......”


语气里是满满的怀念。


而下一刻,他话锋突转。


“我不敢让他知道我做了什么,总有一天,他会知道一切......”
“到那时,他一定不会原谅我......”


目送端木熙跌跌撞撞的离去,杨敬华半晌没有回过神来。


“所以,他到底瞒了我什么......”


“你是子诚的后人,血脉有封印我的效果。一旦身死魂灭,这世间,便再无人可拦我。”
“而他作为阳冥司,又怎么可能放任我这个魔头兴风作浪。”
“所以他与我打了一个赌,以命魂立誓保你一年灵体不灭。”
“醒醒吧,小影灵。你不过是他用来封印我的容器罢了。”


“骗子......都是骗子......我怎么这么蠢......我怎么这么蠢......”


过往种种,皆成笑话。


端木熙,我曾嘲笑过秦诗瑶爱的卑微,却不料天道好轮回,自己终究没能逃过同样的命运。


可万幸还不算太晚。


你有放不下的执念,我有舍不掉的自尊。
在这段三角关系里,我也是时候退出了。


曾经的那个杨敬华,他深深地爱着端木熙,永远永远都不会改变。
可是现在,他不能再爱下去了。


相见不如不见,有情还似无情。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或许,这才是你我最好的结局。

评论(14)

热度(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