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虹

胡歌歌是永远的本命٩( 'ω' )و

【熙华】ABO 后备情人(四)

本文为倒叙,这章是从警花的视角对他俩这一年的相处做个总结。
下一章会展开交代熙华二人闹掰的缘由。
时间线与原作不同步。

痛,身体仿佛被置于磨盘上,碾碎重组循环往复;热,骨头都要被融化的温度,灼得令人几欲发狂。

汗水如同小溪一般,疯狂的从杨敬华浑身毛孔中滚滚而出,却又在接触到皮肤的那刻,被瞬间蒸腾至虚无。

神智浑浑噩噩,思绪好似断了线的纸鸢,在风中摇摇欲坠,用尽全力也拽不住。

他和端木熙,究竟是怎么走到今天这一步的。

彻底痛昏的前一秒,杨敬华依旧不屈不挠的试图从尘封的记忆里寻出蛛丝马迹。

过往种种如同走马灯一般在眼前飞速掠过,可笑虚度二十三载光阴,他记忆最深的竟是死后的一年。

他与端木熙的初识,荒诞的像一部喜剧。

现在想想在垃圾处理厂这么一言难尽的地方邂逅,或许已经预示了日后不堪的结局。

自打遇见了端木熙,他的人生就没顺心过。

先是直接被土方车碾成了渣渣,再然后被恶灵绑架,接着稀里糊涂成了端木熙的影灵,最后被迫搅进了端木家波诡云谲的斗争中......

一路陪端木熙走来,他见证了那人的强大,亦目睹过那人的脆弱。
他渐渐认识了一个不一样的端木熙。

在褪下那些大大小小的光环后,端木熙其实只是一个非常简单的人。
作为阳冥司,他以燃烧生命为代价去维护天地正道阴阳平衡。
自始至终甘之若饴毫无怨言。

他为世间付出一切,却未见世间回报他分毫。
杨敬华承认,他心疼了。

因此心甘情愿为他收起玩世不恭的态度,一心一意留在他的身边陪伴辅佐。
他愿意成为那人最锋利的武器,替他斩尽诸天神魔,护他一世平安。

在杨敬华的帮助下,端木熙拿回了属于自己的东西,一番铁腕整顿下,端木家无人再敢逆其锋芒。

杨敬华也因此过上了每天日晒三竿起,美食随便尝,通宵打游戏的神仙日子。
端木熙对他好得无以复加,一个闹一个宠,美好的像个童话。
爱情来的水到渠成,而他沦陷的彻底。

本以为他们可以一直这样嘻嘻哈哈的携手走下去,却不料幻灭只在一瞬。

神龙章轩。

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是在冰岛遇伏后,端木熙动作娴熟的从怀中摸出一个样式陈旧的MP3,塞入耳机伴着歌声很快入睡。

每次睡觉都会听,这到底是多喜欢的曲子啊。
杨敬华不由在心中腹诽。

“喂,端木熙~”

已经睡着了......

有些失望的放下耳机,顺手替端木熙掖好被窝,正欲离开时突然捕捉到了一声呢喃。

“章轩......”
语气中有着少见的温柔缱绻。

章轩?是谁啊......

打那以后,杨敬华对这个名字可以说相当在意。

而老天似乎也格外“眷顾”他,没过多久,就让他撞见了尘封已久的真相。

那时的端木熙,至今回想起来仍旧令杨敬华心惊肉跳。
他看着端木熙为那人大动肝火出言相逼,其后更因他而失魂落魄,以致深陷梦魇无法自拔。
说句喜怒哀乐皆系于一人也不过如此了。

“神龙章轩,你到底是什么人?”

“他既是最忠诚的朋友,又是最决绝的背叛者。”
端木寺云如是说道,言语中有着挥之不去的倦意。

透过黄泉之境,杨敬华看到了端木熙和神龙章轩的那段过往。

见证了一路扶持走向巅峰,听见了情意款款互诉衷肠,目睹了耳鬓厮磨亲密接触,体会了心如死灰断发绝情。

“那,我可以对章轩笑吗?”
“我的胎发,我想把它送给你。”
“这大概是端木家里唯一属于我的东西,希望你别嫌弃。”
“我不需要影灵,我已经有章轩了。”
“我不要影灵,我只要你呀!”
“章轩,我也不想失去你!”
“我们,离开这里。”
“章轩,你醒醒,你别睡,你别睡,我不许你睡!”
“你们放手,你们放手!”
......

一字一句重如千钧,猝不及防砸得他心神俱裂。

神龙章轩与端木熙之间有着太多他无法介入的过去,甚至可以说那人用自己的死成就了如今的端木熙。

这样的人,他杨敬华又怎么可能争得过。

从前许多疑问也在此刻迎刃而解,为什么端木熙在看他的时候经常无意间走神,往往还需要他出言提醒。
想来多半是在他的身上看到故人的影子了吧。

杨敬华不记得自己是以什么样的姿态离开端木熙的房间,记忆里唯一的印象是胸口隐隐传来的钝痛。一股难言的情绪在他体内疯狂滋长,裹挟咆哮之势冲击着胸膛,几欲破土而出。

他不想去探及反常背后的原因,说他逃避也好,笑他退缩也罢。
但此时此刻,他是真的累了,只想不管不顾好好睡一觉。

半梦半醒间,他好似迷迷糊糊听到一个久违的声音:“小影灵,别来无恙否?”

评论(5)

热度(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