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虹

胡歌歌是永远的本命٩( 'ω' )و

斗破苍穹之纵横大千(十)

                                       第十章

                           佛怒火莲VS玄武神印

白衣男子深吸一口气,双手也是缓缓相合,幽黑灵力在其掌心疯狂的汇聚而来,旋即他的双掌,也是在此时陡然变幻,那一道道古老而晦涩的印法,在其指尖,熟练的被施展开来。

在白衣男子印法一道道的急速变幻时,他身后的天空,竟是隐隐的变得漆黑下来,旋即光亮浮现,犹如化为了一片星辰。

这般变化,立即引起了萧炎注意,而当他见到白衣男子后方那片星辰时,心头都是一震。

在那星辰中,他也是感觉到了一股极端惊人的灵力波动。

这白衣男子,果然也留有手段!

大地颤抖着,男子身形却是纹丝不动,他平视着对面虚空处的萧炎,那不断变幻的印法,也是陡然凝固。

“吼!”

他那黑色眸子中,仿佛是在此时涌出了无尽杀伐之气,他仰天长啸,啸声如雷,震动天地。

滔滔杀伐,席卷而出,这片天空,都是在此时被渲染成了杀伐战场。

白衣男子漆黑的眼瞳,在此时化为了猩红,幽黑灵力疯狂的涌入其后方那片星空,只见得灵力沸腾间,一头数百丈庞大的玄武神兽,便是飞快的凝现而出。

感受到对面神兽体内溢出的隐隐威压,萧炎的脸色显的尤为凝重。仅仅是一道灵力凝聚而成的光影就给人带来如此大的压迫感,很难想象若是这玄武在灵力的灌注下成功实体化又该是怎样霸道强悍的存在。

不能再拖下去了,他已嗅到空气中那丝危险的味道了。

先前诸多玄阶斗技和地阶身法的连续使用,已使他体内游走的斗气处于消耗殆尽的边缘。

他与他,皆已是强弩之末了。

那是那人最后的底牌,若自己能够硬接下来,不敢说稳操胜劵,平局至少是底线;若自己接不下来,一个不慎,阴沟里翻船也不是不可能。

只能赌一把了。

抱元守一,凝神聚气。

盘踞于全身经脉的灵力在意念的操作下缓缓归于丹田,萧炎深吸一口气,眸中闪过一抹决绝之色,拼了!

一缕缕细若游丝的灵力在萧炎的引导下顺着特定的路线缓缓向前推进,初看时只觉晦涩难懂,但细视便可发现这灵力的运转路线竟与焚诀如出一辙。

由于之前存在斗气开拓和淬炼的底子,引导灵力归位的过程于萧炎而言简直是轻车熟路,不过是眨眼的瞬间便已运转了一个周天。

灵力归位的顺利完成并未让萧炎紧缩的眉头有半分舒展的迹象,因为他深知其后的一步才是决定他此次成败的关键。

他打算用灵力代替斗气来强行催动斗技,不过此举后果如何谁也不清楚。

毕竟在此之前谁也没有尝试过这么玩命的举动。

萧炎咬咬牙,双拳骤然攥紧,掌心之内,两簇小巧的火焰在微微颤动,一股股让得人灵魂战栗的高温,从萧炎双手中散发而出。

像是察觉到萧炎掌心的异变,对面玄武神兽的凝体速度也是骤然加快。

高手对决,抢占先机,哪怕仅仅快人半秒,就足以判决一场战斗的胜负。

浩瀚的灵力在掌心悄然凝聚,眼见就要破体而出,却因异火本能的抗拒而被生生逼回体内,产生的灵力波动让萧炎气血翻涌,险些造成内伤。

强行压下胸口翻江倒海的感觉,萧炎毫不犹豫的重调灵力,聚气于掌,硬生生将灵力推入了异火中。

“轰!轰!轰!”

粗暴挤入的灵力与异火的结合状态时好时坏,时而火苗灼灼,热浪逼人;时而焰光微弱,几欲熄灭。从中不时传出的噼啪作响声更是昭示着此次融合险象环生。

而此刻萧炎的状况也很是让人揪心,爆炸产生的反噬已让他受了不轻的内伤,腥甜的铁锈味一波波冲击着咽喉,又一次次被其强行咽下。

就在这一次次融合的失败下,终于让他摸索到一个奇妙的平衡点。

攥紧的双拳缓缓舒展开,一青一白的两色火焰迎风而长,几乎在瞬间便化作了弥漫天际的滔天之炎,其气势与威力,竟比以斗气做支持时还强悍数倍。

然而萧炎并未就此罢手,双掌骤然相合,一朵美轮美奂的碧色火莲在其掌心缓缓浮现,一股股毁天灭地的力量自火莲花蕊幽幽逸出……

几乎是在同时,白衣男子的玄武神印也终于完成了结印。

玄武脚踏星辰,仰天长啸,啸声震星宇,滔滔的杀伐之气,令得这天地,都是变得灰暗下来。

直接无视了周围强烈的威压 ,凝视着掌心中威力翻了几番的碧色火莲,萧炎的嘴角勾起一抹笑意,终于,成功了呢。

“四神星宿经,玄武神印!”

低沉如雷鸣般的喝声,在白衣男子心中响彻而起,旋即他印法一变,那脚踏星辰的玄武,猛然腾跃而出,龟蛇奔腾,犹如跨入了时空的极限,出现在了天空上。

“吼!”

玄武仰天长啸,漫天灵气为之疯狂暴动,旋即它直接迎面而上,携带着滔滔杀伐向萧炎扑了过去。

“佛怒火莲,给我破!”

精致的火莲脱手飞出,以肉眼难觅的诡异速度掠过天际,与玄武灵体重重轰击在一起……

“咚!”

撞击的霎那,天地仿佛都是安静了下来,可怕的灵力冲击,犹如飓风般冲来。

“砰砰!”

玄武神兽表面的寒气几乎是在接触到佛怒火莲的瞬间便被那恐怖的高温给焚成了虚无,连带着本体都是暗淡了不少。

白衣男子眼见玄武身上的光芒越来越弱,眸中终于掠过一抹疯狂,狠狠咬破了自己的舌尖,一口精血径直喷向双手结出的法印。

霎时虚空处的玄武光芒大作,仰天长啸,盘踞于巨龟上的粗大蛇身裹挟着滔天的杀意一尾甩向不远处的萧炎,饶是以萧炎的避闪速度都险些被扫了个正着,虽勉强避过这一击,却也被劲风给刮下空中,险些一头栽进茫茫大漠。

就在萧炎从空中坠下的瞬间,佛怒火莲也是火焰陡长,伴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火莲与玄武同归于尽,爆炸产生的冲击波直接将一方虚空给搅得粉碎。

下一秒,白衣男子狼狈的身影从爆炸区径直倒射出,重重砸在松软的沙地上,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糊在焦黑的脸上,说不出的阴森恐怖。

勉力支撑着无比酸疼的身体,萧炎摇摇晃晃从沙地上直起身,眉间的灵魂力粗略的探测了一下周围的情况,确定无危险后又缓缓缩回体内。

凝视着不远处一团焦黑的人影,萧炎迈着坚毅的步伐缓缓走了过去。

那张糊满鲜血焦黑的脸上还余下一双死气沉沉却不肯闭上的眼睛,依稀可看出其中的不甘与怨毒之色。

将视线从男子的脸上转移到他的双手,萧炎倒是毫不客气的将其指上的纳戒和腕上的芥子镯一并收为己有。

浩瀚的灵魂力自体内缓缓逸出,风卷残云般将物主的灵魂印记给抹了个干净,满意的瞅瞅自己的杰作,萧炎开始在芥子镯中大肆翻找起来。

“这家伙的私藏倒是挺丰富的,”萧炎喃喃自语道,“灵级上品,烈焰掌;灵级中品,惊雷闪……这倒是省的我再去拍卖场一趟了。”虽说这些灵诀的等级不算太高,但对于目前实力处于神魄境的萧炎来说倒正合适。

满意的收好自己的战利品,萧炎当即封锁空间,盘腿坐好。

从纳戒中掏出还神丹,一口咽下,待药力完全挥发便开始引导灵力在体内运转,一番调息过后,萧炎欣喜地发现洛天神最初设置的一道封印正在缓缓崩析,伴随着封印的解开,萧炎明显感觉到体内的灵力比开始浓郁了一倍都不止,甚至隐隐间可以操纵一些天地灵气,此番大战直接另他从神魄境突破到融天境。

实力的提升固然让萧炎很是欣喜,但他很快便收敛了面上的兴奋。毕竟,在这个强者如林的新世界他目前的这点实力确实不够看,至尊之下皆蝼蚁,未来的他注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收拾好自己的心绪,萧炎终于将心思放回了目前最重要的事上。脑海中浮现出那抹妖娆冷艳的身影,他下意识攥紧了双拳,目光不由投向了遥远的北灵境:“彩鳞,等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