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虹

胡歌歌是永远的本命٩( 'ω' )و

斗破苍穹之纵横大千(四)

                                         第四章

                                       异界概况

        广阔丛林的尽头却是陡然一亮, 那里散布着大大小小无数座城池。在其核心地带,一座无比巍峨的城市矗立着。这座城市散发着古老的气息,显然是历经沧桑,有着属于它的历史。

        这座城市,被一条汹涌的大河一分为二,大河自城中穿梭而过,在抵达城外时又是蜿蜒回转,以此形成一道循环,刚好是将城市围绕在其中。

        这条大河,极其的玄妙,它有着犹如星辰般的色彩,有时候,竟是比星空还要亮丽,大河呼啸,滋养着这座城市。
        若非是亲眼所见,少有人能相信这森林尽头竟还别有洞天。

        主城内部的大殿寂静无声,正中的王座上端坐着一位须发尽白的老者。那老者身着玄色锦袍,上面金线交织勾勒出一条栩栩如生的金龙。老者微眯着双眼,吐纳之间周围空间都是有了轻微的震颤,伴随着胸膛有规律的起伏,一缕缕金黄的液态能量缓缓被其吸入体内,温润着全身各处的经脉与骨骼。

       “报——洛皇,星域有变,疑似有外敌入侵!”一位身披银色盔甲的统领急匆匆闯入大殿,向老者躬身下跪报上消息。
       “哦,那帮家伙终于是按捺不住了么?”老者闻言,眼中闪过一抹厉色,“现在情况如何?”
       “尚未发现入侵者,只是大半个星域俱为火焰所焚。属下已派人去救火,可这火说来也诡异,居然不能被扑灭,照它的蔓延速度,只怕不消半刻便会烧至洛神城。”瞥见老者阴沉的脸色,统领也是有些心惊,但还是将情况如实上报。

       “呵,本皇倒是要看看,究竟是哪个胆大妄为的混蛋,竟敢来我洛神城撒野!”老者轻甩衣袂,一瞬间便消失在统领视线外。而跪伏在地的统领悄悄抹了抹因为畏惧而渗出的满头汗水,洛皇的威压着实让身为一品至尊的他吃不消。

        星域外野,老者居高临下的俯视着火光冲天的森林,眉头不着痕迹的挑了挑。透过那粉红的火海,他的目光最终定格在了星域之中的一块空地上,虽然看不清内部情况,但凭借敏锐的感知,他敢断定这诡异的火焰是从那里开始蔓延的。

       “愁云残雪!”空中的老者衣袂翻飞,双手快速结出一道复杂的法印,霎时星域上空愁云惨淡,阴风阵阵,周围温度骤然降低,鹅毛大的雪花裹挟着乒乓大小的冰雹呼啦啦向下急坠,与此同时星域上空出现的一个复杂的雪花形状灵阵,随着灵力灌注一缕缕极寒之气自阵中溢出。

       “给本皇镇压了!”老者双目陡然睁大,两手重重向下拍去,灵阵径直砸向了老者一直关注的空地,硬生生讲粉红的火苗压了回去。然而还未来得及松口气,只见粉红色的火焰又卷土重来,迅速在灵阵上蔓延开来,一抹漆黑的光泽自火焰内部缓缓闪现,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蚕食灵阵上的充裕灵气。

        见此情景,饶是以老者的定力也微微有些吃惊,不过他毕竟是地至尊强者,很快便定下心神,冷哼一声,也不废话,将灵力自体内又灌入阵中,两相对峙下,那诡异的火焰虽然强悍但因无人操纵最后只能不甘的缩回主人体内。

        老者身形一晃下一秒便出现在那块空地上,一个陌生的青年便是突兀的闯入了他的视野。那青年约莫二十五六的年纪,一头浓密的黑发随意的披散在两肩,修长的身体上套着一袭华丽的黑袍,显得格外潇洒飘逸。不过此时青年眉头拧成一团,双眸紧闭,牙关死锁,清秀的脸庞布满痛苦之色。

        老者略微迟疑了一秒,终是伸出手搭住了青年的手腕。“嗯?”老者有些惊异地发现青年体内充盈的是一种陌生的能量而非灵气,“来自下位面吗?”老者喃喃自语道,旋即目光复杂的看了一眼青年。
       “来人!”
       “参见洛皇!”伴随恭敬的回应,空地上瞬间跪伏了十几位统领。
       “带他回宫,吩咐下去本皇要闭关三天,任何人不得打扰!”
       “属下遵命!”

        三日后,洛神城内殿。

        清晨的日光在青年上调皮的跃动,为他镀上了一层耀眼的金黄。浓密的睫毛轻颤了一下,沉睡多日的身体终是有了转醒的迹象。“先生,您醒了?”一个略带欣喜的声音将意识彻底从浑噩中惊醒,黑眸骤然放大,映入眼帘的是一位俏丽的少女,“我这就去通报洛皇。”话毕就恭敬的退出大殿,留下一脸茫然的萧炎独自打量这个陌生的环境。

       “呵呵,小友终于舍得醒了啊?”一阵爽朗的笑声将萧炎从沉思中惊醒,下意识望向了大殿的入口,一位慈祥的老者正捋着胡须笑眯眯的打量着他。

        萧炎当下也不敢怠慢,急忙从榻上跃下,恭敬的抱了一拳:“敢问前辈高姓大名?”

       “呵,老夫乃洛神族现任族长,洛天神,小友若不嫌弃,叫一声洛老就好。”瞧见萧炎的态度,老者也是颇为满意的点点头,当下与其热情的交谈起来。

       “小子萧炎,见过洛老。”萧炎是何等精明的人,仅从只言片语间便是大致推断出自己所处情况,言谈举止间的礼节性问题自是做得滴水不漏。

       “冒昧问一句,萧炎小友可是来自下位面?”瞧见萧炎一脸茫然的模样老者又进一步补充,“换句话讲,来自另一个时空?”

        萧炎当下心头大骇,黑眸中掠过一抹警惕之意,身体也条件反射般绷得死紧。

        看到萧炎这副大有一言不合便要动手的样子,老者也是愣了愣神,旋即哑然失笑:“萧炎小友,老夫并无恶意,只是在替你疗伤之时探查到你体内正在进行灵气转化,故有此猜测,若有冒犯之处,还望见谅。”

        从老者眼中确实没看到什么恶意,而且那字里行间也并无欺骗之意,萧炎终是放下了戒备,尴尬的冲对方拱了拱手:“刚才是小子冲动了,多谢洛老救命之恩。”

       “救命之恩言重了,虽说灵气转化对你们这些来自下位面的强者是个大麻烦,但对我们修炼灵气的人来说则是水到渠成,花不了多少力气的。”洛天神倒没把这举手之劳看得过重,三言两语便带过了。

      “对了洛老,这灵气转化究竟是什么?”萧炎对这一陌生的名词也产生了不小的兴趣,缠着洛天神便开始刨根究底。   

      “我们所处的世界名为大千世界,这大千世界与无数位面相接,地位相当于所有位面中心,而它所连接的其余位面,我们称之为下位面。因为不同位面存在桎梏,按理说不同位面是不能随意流动的,但凡事总有例外,那些在各自位面叱咤风云的巅峰强者在机缘巧合的情况下可以突破这层桎梏,进入另一个位面,”洛天神顿了顿,目光不着痕迹的扫了扫萧炎,“譬如说萧炎小友。”

      “呃......”萧炎没想到洛天神会突然把话题引导他身上,手脚顿时有些局促。

        瞧见萧炎这幅拘谨的模样,洛天神也很“知趣”的跳过这个话题,徐徐开口:“这些强者来到大千世界后遇到的第一个麻烦,便是这灵气转化。因为大千世界主修灵气,而那些强者所修的斗气,元力之类的东西会在大趋势下缓缓转化,这个过程具有不可逆性。按理说它相当于和平演变,不会对身体造成危害,但问题就出在没有哪一个强者会甘心自己的修炼成果莫名消失,他们往往会拼尽全力去抵抗转化的进行,两厢对抗下极易发生反噬。不过萧炎小友可以放心,老夫在你体内设置了数道封印,现在你体内游走的斗气已无力与灵气抗衡,同化速度也会大大加快,待这几道封印完全解开重返巅峰实力指日可待。”

      “多谢洛老,此番大恩萧炎铭记于心,他日必当重报。”萧炎闻言,冲洛天神感激的抱了一拳。

      “洛老,萧炎还有一事相求。”

      “萧炎小友客气了,尽管开口便是。”虽然接触不过短短几日,但萧炎待人处世态度却是赢得了洛天神充分的好感,于是笑眯眯捋着胡子等待他的下文。

      “洛老可否将这灵气转化之法传授于萧炎?”在得知了灵气转化的过程后萧炎突然记起了至今下落不明的薰儿和彩鳞,想到她们同样会遇到这个麻烦,于是想求个一劳永逸的方法替二女解除这个难题。

      “没问题,小事一桩。”洛天神从怀中掏出一个卷轴,将其递于萧炎,“修炼之法皆载于此卷轴,萧炎小友日后可慢慢参习。今日天色已晚,老夫便不打扰小友休息了,明日再来探望。”

      “洛老好走。”萧炎接过卷轴,冲洛天神恭敬的拱拱手,后者回以了一个和善的微笑,身形瞬间从殿内消失......

        缓缓展开卷轴,霎时殿内光芒大作,一行行金字悬浮于半空,化作一抹流光倏地窜入萧炎脑内。合眸凝神,将脑内的信息大致浏览了一遍,不由暗叹了一声方法的精妙。翻身跃上软榻,眼前又浮现出薰儿和彩鳞的倩影,嘴角轻钩,缓缓闭上黑眸......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