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虹

胡歌歌是永远的本命٩( 'ω' )و

斗破苍穹之纵横大千(三)

                                        第三章

                                     斗气消失?

        沉重的眼皮,压迫着黑暗的世界。

        这里是哪里?

        视线中撞进几缕炫目的金光,刺的瞳孔生疼。

        条件反射般眯上了双眼,待完全适应后缓缓睁开眼眸。印入眼帘的赫然是无数的参天巨树。勉强支撑着自己从地上站起,萧炎试着活动了一下身体,倒未曾发现受了什么伤,稍稍定了下心。这时,他才开始打量于他而言万分陌生的环境。

        古木相互缠绕交织成一方巨大的屏障将方圆百里尽数笼罩,黑压压的斜柯纵枝将阳光锁于无形,只余几缕可怜巴巴投射与地算是向人证明白天的存在。怪石嶙峋,古松遒劲,在阴影的笼罩下更透出一抹森然。树林阴翳,在昼犹昏的环境令萧炎很是压抑。

       “不知薰儿和彩鳞怎么样了,得赶紧找到她们才行啊。”萧炎手掌微动,两块晶莹的灵魂玉便出现在其掌心,两颗明亮的光点在玉片上闪动着光泽,萧炎心知二女无事,正欲抬腿走人突然脸色一沉,只见一道凌厉拳风破空而至,重重轰击在萧炎身上,将其震出了几米。 

       “吼!”伴随一声惊天咆哮,一只庞然大物从空中落下,着地时引发了一场不小的震动,溅起无数烟尘。待黄烟完全散去,萧炎原先所立之处竟被生生砸出个大坑。

        那是一只体型巨大的长臂猿,身披银白色皮毛,背部隆起的地方形成无数道尖利的针刺,在昏暗的森林中泛出冷冷的寒意。那怪物见自己偷袭得手,喜得手舞足蹈,一双血红的眸子死死盯住前方的萧炎,伴随巨大獠牙的不断磨挲嘴角溢出大量黏稠液体......

       “嗷!”刺背白猿仰天长啸一声直接向萧炎扑去,扬起它那大如蒲扇的巴掌欲将萧炎当场击毙,却突然虎躯一震,惊恐地向旁边窜去。“噗!”一缕微弱的声音穿空而逝,下一秒刺背白猿的胸口处便出现了一个黑洞,一股烧焦毛发的难闻气味从中悠悠散出直至完全消散。

       “畜生果然都是些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家伙,居然连幻象和实体都分不清楚。”萧炎从白猿身后的阴影处缓缓踱出,望着被三千雷幻身骗得团团转如今已成一团焦炭的猿猴颇有些唏嘘的感慨到。从纳戒中掏出一把锋利的匕首,麻利的切开了刺背白猿硕大的脑袋,却并没有找到意料之中的魔核。

      “看刚才的攻击力度这家伙至少是七阶魔兽,怎么会没魔核的?”萧炎望着白猿的尸体喃喃自语到。失望的叹了口气,萧炎拭去了匕首上的鲜血正欲转身离开,却突然发现白猿的头颅内正闪烁着幽幽银光。“有点意思。”萧炎运火于掌,顺手将白猿颅内的发光体抓出来。

        只见银光逐渐散去,一只迷你的小猿在萧炎掌中不安分的挣扎着,它那上蹿下跳却又无可奈何的猴急样倒很是可爱。“这是魂魄么?莫非这个世界的魔兽精魄就相当于斗气大陆的魔核?”略微思索了一会,萧炎得出了这个假设。将匕首与精魄收入了纳戒,萧炎拂了拂有些凌乱的黒衫,带着疑惑继续上路了。

        由于刚才那场风波,萧炎也察觉到这片未知区域的危险性,一路上绷紧神经,提防着四周阴影中随时可能出现的突袭。因为森林中古树盘曲互绕,半空几乎被各类藤蔓树枝遮了个严严实实,无法振翅飞行的萧炎只得老老实实步行前进,一连跋涉了两个时辰却还是没从这天然的巨大迷宫中走出去。

        暗夜悄然吞噬了天边最后一抹苟延残喘的日光,原本就阴沉沉的森林直接进化成了伸手不见五指,窸窣的虫鸣和凄厉的风声也戛然而止,只余下死一般的寂静......

        萧炎无奈的叹了口气,做好了今晚露宿荒野的心理准备。挑了一处干燥背风的地方,打算将就一晚。“空间封锁,启!”萧炎轻喝一声霎时周围空间剧烈波动起来,迸发出无数光芒,光芒相互交织迅速将萧炎所处之地尽数笼罩起来,凝出六道光墙,而后光幕缓缓退去,看起来与刚开始的环境无任何不同。

        防御体系构建完毕,萧炎才算是彻底卸下了警惕和防备,一股疲惫感如潮水般缓缓涌上身体,视线逐渐失去焦距,他沉沉的睡着了......

        清晨的日光艰难穿过众多掩映的横柯缓缓投射于地,在萧炎脸上留下了大片斑驳错乱的光影。额上的刘海轻颤了一下,萧炎猛地睁开了眼睛,深深吸了一口略带凉意的清新空气,顺便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感受到了经一夜歇息而充盈着无穷力量的经脉中传达出的欢愉,萧炎微微一笑,正欲起身上路,却冷不丁捕捉到一缕自体内传出极为微弱的劈啪声。

        萧炎眉峰微蹙,心头突然涌上一抹不好的预感。当下盘腿坐好,收敛心神,一股浩瀚的灵魂力自眉心缓缓涌出侵入体内,随着血液流动沿着经脉游走一周又聚于眉心。可此次探寻却并未发现任何异常之处,若非对自己的感知有绝对的自信,恐怕就连萧炎本人都要怀疑是否出现幻听了。

        颇有些不甘的死抿着双唇,萧炎脸上闪过一抹不死心之色,催动着体内异火又开始了新一轮搜寻,伴随着异火的煅烧,萧炎体内终是有了些许的变化,几缕细若游丝的乳白色气体从浓郁的斗气中渐渐分离出来,独自占据了精脉的一角,缓缓运转着。

      “给我出来!”萧炎大喝一声,异火带着焚天毁地的恐怖高温向着几缕不明的气体狠狠扑了过去,谁知这几缕气体仿佛有灵性般直接分散开去,“噗嗤”一声便又钻入了浩瀚的斗气海洋。萧炎正欲以异火之力逼其现身突然感觉到素来平稳的斗气气旋一阵紊乱,从中还不断传出杂乱的噼啪声。凝神细视,萧炎惊异地发现这几缕诡异的气体竟然在不断吞噬他的斗气,随着吞噬的进行那几缕气体也是逐渐增多,颜色也是愈发浓郁。更让萧炎心惊的是虽然斗气在数量上占绝对优势但却似乎根本奈何不了这几缕不起眼的气体,只能在徒劳的挣扎中被强行同化。

      “操!”萧炎终是忍不住爆了粗口,再放任这些气体在他体内肆无忌惮游走,斗气尽失于他而言只是时间早晚问题。在这个他根本不熟悉的新世界,少了护身的资本,结局如何那是显而易见的。

      “我就不信还治不住你们了!”萧炎愤愤的咬咬牙,双手飞快的结出几道玄妙的法印,“气游七经,焰归八脉,气焰相融,焚穹噬宇!”话音刚落,他体内的斗气便围绕着小伊疯狂的旋转起来,而小伊的身体也于此时迸发出炫目的红光,一缕缕异火之力自其中汇入斗气气旋内,随即便与斗气融为一体。

        在萧炎意念的操作下,裹挟着恐怖高温的融合斗气悍不畏死的朝着未知气体扑了过去,霎时将其冲撞得七零八落。而这未知气体仿佛被萧炎的反抗激怒了,瞬间分出几十缕细丝向斗气相对薄弱的部位射去,势如破竹般穿透了层层斗气的封锁,顺带同化了不少斗气。无奈之下萧炎只得放弃了对单个气流的围追堵截,改为分散斗气同时对抗多股气流,以稳定住体内情况。然而融合斗气一分散,威力在一定程度上也被削弱了,致使战况陷入胶着状态。令萧炎好不心焦。

        随着时间的流逝,萧炎渐渐感觉有些力竭,而那些未知气体却丝毫不见衰减的迹象,反倒是更适应他体内的环境了。不甘心自己辛苦修炼的斗气就这样莫名其妙消失掉,萧炎眼中闪过一抹厉色:“想同化我的斗气,只怕你也得付出点代价!”话毕,体内的小伊瞬间化为一抹粉色的火莲,下一秒,无数灼人的火精自花蕊中喷涌而出,赫然是二十二种异火之精。色彩斑斓的各色火精狠狠轰击在未知气流表面,在一刹那间便将其焚为了虚无,一时间“噗嗤”声在萧炎体内此起彼伏的响起,情形蔚为壮观。

        然而纷飞的火精在焚毁了未知气体后顺势撞上了萧炎全身各处经脉,不可避免的为全身各处带来一场浩大的破坏。无数异火顺着经脉的走势疯狂向前推进,由于刚才与气流抗衡全身斗气正处于透支状态,少了强大的防御,异火所过之处经脉无不扭曲变形,甚为恐怖。而萧炎本人则早因透支斗气和灵魂力晕了过去,倒是侥幸感觉不到体内异变造成的非人痛苦。

        在体内异火疯狂燃烧的情况下,萧炎的斗帝之体也渐渐显出火焰的本质,一缕缕细微的粉红火苗从萧炎的身体中缓缓溢出,霎时引燃了他身下的草木,一时间大半个森林火光冲天,浓烟滚滚,还不时传出巨树倒下的轰隆声和魔兽凄厉的哀嚎声。可谓是见者心惊,闻者胆寒。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