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虹

胡歌歌是永远的本命٩( 'ω' )و

斗破苍穹之纵横大千(二)

                                         第二章

                                       灵路遇险

    萧炎、薰儿、彩鳞、古元和烛坤五人刚入黑洞便被一股强大的推力撞了个趔趄,差点直接飞了出去。勉强稳住身形,五人都将自身斗气毫无保留的释放出来,借以与之对抗。可这股力量似乎铁了心一般不肯放他们进去,竟呈现出节节递增之势。两相对峙下古元与烛坤渐渐力竭,终是无奈的摇摇头:“看来我们两个老头子是不够格进去了,那便助你们一臂之力吧!”话落两人果断撤下防御,聚气于掌,朝萧炎等人身后全力推去。借助这股推力萧炎等人勉强穿越了这道屏障,而古元和烛坤则因反推力的作用又被推出了黑洞。

   “碰!”飞出黑洞的两人以极为狼狈的姿态摔回了斗气大陆。“我这把老骨头呦,哪禁得起这般折腾?”古元龇牙咧嘴的揉着摔疼的腰顺便抱怨了一句,而烛坤此时也是捂着头直哼哼:“疼,唉,但愿萧炎他们能平安到达,也不枉咱俩摔了一场。”

   “父亲!”回头瞥见古元急速消失的身影,薰儿的心顿时揪了起来,正欲转身寻人却被萧炎一把拉了回来:“薰儿别冲动,父亲和烛伯父应该是回到斗气大陆了,不会有危险的。他们拼尽全力才把我们送进来,我们不能让他们失望啊。”

    放下心中的担忧,薰儿乖巧的点点头,二人相视一笑,不再说什么。

    顺着黑洞继续向前飞行,之后到没有再遇到什么阻碍,但这条通道似乎永远也没有尽头,一连飞行了几天都没什么发现。面对着一成不变的环境,萧炎等人最初的紧张感也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被消磨殆尽,以至于三人差点在穿越黑洞过程中睡着了......

   “嗯?”原本微眯双目的萧炎突然敏锐的感觉到从不远处的虚空射来一道锐利的视线,瞬间抬眸望了回去,透过那隐隐约约的云雾他辨出对方同样是一男二女。为首的男子气息最为强悍,想来是三人中最厉害的。正当萧炎饶有兴致的观察着对方时,那位青年也是大方的打量着他。萧炎见状微微一笑,朝着那方向客气的拱了拱手。男子也是回以了一个和善的微笑,同样向他抱了一拳。两路人马擦肩而过后不久,薰儿抬起美眸望向萧炎:“萧炎哥哥,怎么了?”“没什么,遇见了一个很厉害的人,觉得跟他挺有缘的,希望以后还能见到吧。”萧炎微微一笑,不再多言。

   “林动哥。快看,是出口!”青檀惊喜的声音惊醒了正处于假寐状态的林动,缓缓睁开眼眸,林动嘴角上扬,勾出一个好看的弧度。凝视着不远处散发着幽幽银光的圆环,应欢欢温柔的面孔似在前方对自己低吟浅笑。在心中默念一句:“等我。”林动攥紧双拳,回头冲绫清竹和青檀淡然一笑:“再加把劲,一鼓作气冲过去!”

    三道流光急速划过空间,倏地窜入了银环,霎时银环光芒暴涨,但很快又恢复原状,似乎从未有过改变的迹象......

    而此时百无聊赖的萧炎等人正继续着乏味的飞行之旅,突然前方出现了一处散发着幽幽银光的光环,萧炎顿时精神大振,一扫近日的深深倦意,催动骨翼,速度暴涨,化作一道玄光直奔银环而去。薰儿和彩鳞见状,黛眉间也闪过了一抹欣喜之意,运转功法,几个转息间变追上前房的玄光,顺势跃入光环......

    灵路最深处的一座豪华宫殿内部,三位灰袍老者正在安然闭关,仿佛外界的一切纷扰都与之无关。“嗡一一”突然,从大殿正中传来两道悠长的轰鸣,将三人硬生生从修炼状态中打断。

   “是望帝樽。”三人脸上顿时罩上了一抹凝重之色,当下再顾不上修炼,匆匆从闭关处奔向大殿。

    只见本该被八首金龙衔着的两颗琉璃七幻珠不知何时已落入下方金蟾口中,而那两道悠长浑厚的轰鸣便是从这两只金蟾腹中传出。

  “东南,正西有变。”一位长髯老者凝视着金蟾所处方位,捋胡叹道。说罢心念一动,睛明穴处迸出一道金光,化作两缕细丝飞快窜入了两颗琉璃珠内,霎时内殿光芒大作,两幅场景缓缓出现在三人面前,赫然是萧炎,林动等人穿越灵路的情景。

   “哦?炎帝和武祖,”束发长衫的另一位老者眼中闪过一丝诧异,随即哭笑不得的望向了身边的老者,“他们怎么全赶一块来了啊?”

   “你问我我问谁啊?”一直保持沉默的另一位灰袍老者翻了翻白眼,没好气的应道,随即眉头深锁,轻声叹道:“情况不太妙,他们一同进入灵路,气场势必互相影响,若任其继续深入,灵路轻则被扰乱,重则会当场塌陷啊。”

    “那可如何是好,今日可是灵路灌顶的日子,大千世界许多天资绝艳之辈可都齐聚于此,若是出了什么岔子,我们三人可承担不起。”

   “为今之计,只能将他们强行分开了,否则真要惹出大麻烦了。”

   “风老头你糊涂了吧,就凭咱们三人的实力能把他们从灵路撵出去?”

   “所以说要趁他们的气场暂时处于稳定状态时将其中一个送出去,平衡一旦被打破剩下的人自然会因反作用力而被传送出去,就不用我们亲自动手了。”

   “呵,果然还是你这家伙老奸巨猾啊。”“那当然,哎你什么意思啊!!!”

    进入光环后不久,林动便是敏锐的感觉到体内的元气猛的一滞,就仿佛一种无形的威压硬生生将元气压制的无法运转,当下觉得情况不妙,正欲开口提醒绫清竹、青檀多加小心。却突然被青檀一声惊叫打断了话语。只见原本空无一物的通道处突然升起一扇黝黑大门,门扇訇然中开,无数道金光自其中迸射而出,瞬间便凝聚出一个玄妙的灵阵。

    灵阵刚一成型,一股强大的吸力便是喷涌而出,将距阵最近的青檀直接拽入了阵内,绫清竹条件反射般拉住青檀的手腕,尚未来得及发力就险些被连带拽倒。林动见势不妙飞速抓住二女向后暴退,却被突然暴涨的金光罩住全身,瞬间从光环内消失......

   “轰!”伴随着林动等人的消失,一声惊天巨响在灵路的另一个角落同时响起,原本在灵路中悠然飞行的萧炎等人猝不及防间就被一道强悍的反推力给轰出近百米。萧炎等人刚稳住身形却突然发现原本平静的灵路开始有了异样的颤动,随着时间的推移还呈现出愈演愈烈之势。

   “咔!”一道极细微的碎裂声从萧炎上方传来,“不好,是空间撕裂,快撤!”萧炎脸上露出一抹凝重之意,一把扣住薰儿和彩鳞的皓腕,速度暴涨向出口射去。可终究慢了一步,原本如一缕细丝般的裂痕开始急剧扩大,眨眼间便膨胀成一条身长百尺的巨龙,伴随着巨龙的蔓延本就摇摇欲坠的空间应声而碎,多股气势浩大的旋风毫无阻碍的涌入了空间,带着吞天噬日的气势咆哮着向萧炎撤退的方向刮去。

    萧炎心知躲不过去,于是毅然转身直面狂风。“天火恒古尺!”伴随萧炎一声大喝,玄重尺带着毁天灭地的威力重重向风墙砸去,可却在与风暴相撞的前一秒猛的一滞,尺上裹挟的异火与斗气瞬间被压制了下去,以最直接的姿态与风暴狠狠相撞。虽挡下了暴风但萧炎本人却被玄重尺带着直接撞破结界飞了出去,而薰儿和彩鳞也因气流对撞而被生生冲散,从不同方向坠入了大千世界......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