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虹

胡歌歌是永远的本命٩( 'ω' )و

用魔道祖师的剧本打开虹蓝三部曲

背景音乐:同道殊途


魏无羡——虹猫

蓝忘机——劲装蓝兔

江澄——莎莉

蓝思追——逗逗

聂明玦——大奔

聂怀桑——跳跳

金凌——达达

蓝曦臣——宫装蓝兔

金光瑶——黑小虎

温晁——猪无戒

温宁——阿木

温情——紫兔

江厌离——达夫人

绵绵——灵儿

虞紫鸢——六嫂

蓝启仁——雪岛上人

【铜钱龛世】【玄悯X薛闲】除夕

清平县今年的第一场雪来得格外早,自打入冬以来,或大或小,纷纷扬扬就没停过。

借着大雪封山路滑难行的由头,薛闲心安理得整日整日宅在簸箕山的竹楼里,盘成一团窝在榻上犯懒,美名其曰冬眠。

一条龙冬什么眠?

玄悯默然,终究还是由着他去了。

转眼除夕已至,玄悯如往常般早早醒来,感受着怀里的温热,眸中泛起一丝柔软。

不声不响将薛闲塞回褥子,细致掖好被角。玄悯起身推窗,楼外翠竹映雪,明妍鲜活,却是个久违的艳阳天。

身后的床榻窸窣作响,不多时,薛闲赤脚披着黑袍行至玄悯身侧,裸露在外的瓷白肌肤上还残留着几簇红痕,无声昭示着昨夜的肆意放纵。

“不再多睡会儿?”

玄悯无比自然地将人抄入怀中,一板一眼替薛闲整理他松松垮垮挂在身上随时可能滑脱的衣物。薛闲懒散地打着哈欠,带着几分餍足摇摇头道:“这都窝一个冬天了,再窝下去非长霉不可。”

玄悯嘴上不接话,心里却跟明镜似的。这祖宗近来整日无所事事,都快闲出毛了,以他那生命不止折腾不息的性子,只怕是憋着股劲儿等着放大招呢,也不知谁会“有幸”中彩。

果不其然,下一秒薛闲兴冲冲道:“我去找石头张讨坛龙王醉,冬雷送喜,多热闹。”

玄悯一把拽住他:“......石头张快七十了。”

言下之意这么长寿不容易,别被惊雷吓出好歹来。

“也是。”

正当玄悯为石头张松口气时,薛闲二话不说拽着他出了竹楼,来到屋外空旷地带,就地现了原型。

大约没想到这祖宗行动力如此迅速,玄悯微微一愣,再回神时,人已稳稳当当骑在龙背上,手里还多了一袭黑衣。

玄悯无言地看着薛闲亢奋地带他上天翻滚,又无言地看着他顺着五道滚雷直直落到陆廿七的院子里。

到底没能拦住。

岁月静好一片安然的小院瞬间电闪雷鸣,银光湛湛,惊得鸡飞狗跳,一地狼藉。

陆廿七家那一溜小鬼顶着一脑门茅草哇地就吓哭了。

被哭声包围的陆廿七一脸麻木。

薛闲佯装无辜:“多热闹的年。”

陆廿七深吸一口气,深黑的眼珠直直盯着他:“天降惊雷有何指教?”

薛闲理不直气也壮:“五福临门,多好的寓意。”

陆廿七:“......”

玄悯:“......”

一条龙怎么能这么皮?

被两道谴责的目光注视着,饶是脸皮厚如薛闲也有些受不住。只见他招子一亮,迅速锁定了那群孩子里唯一一个没哭的,凑上前装模作样地拍头点评道:“这个不错,临危不乱大气沉稳,将来必定是可造之材。”

“承你吉言了。”陆廿七没忍住翻了个白眼,言不由衷地敷衍着,顺势招呼道:“十九,到这边来。”

“十九?”

乍闻此言薛闲眉头一挑,方才他只惦记着转移话题,还没来得及好好看看这孩子的模样。当下收了轻佻,仔细端详起来。

眼前的孩子皮肤白皙,眉眼同许多年前的另一个孩子有些相像,额头间有枚红痣,正好落在命宫处,和陆廿七额上的那颗一模一样。

“原来如此。”

薛闲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细看间还带了一丝欣慰的笑意,他回头冲陆廿七问道:“不是给你留符了吗,这么大个好消息也不通知一下?”

陆廿七的面色柔和下来:“原也不是什么大事,只要能相聚,怎样都好。”

“说得也是。”

这趟临时起意的拜访让薛闲很是心情愉悦,他在陆廿七家中逗留许久,陪着那群孩子玩起了游戏,直到月上梢头,才携着玄悯踏上归途。

薛闲难得没有化身为龙载着玄悯直冲云霄,他和玄悯十指相扣,并肩而行,嘴角还噙了一抹浅浅的笑意。

“自从十年前在宁阳县的九味居遇见江世宁那书呆子的转世,我也时常猜想陆十九此生会身在何方。万幸兜兜转转这些年,故人都没有错过。”

玄悯眼神温柔,一路听薛闲絮絮叨叨。

身边是熙熙攘攘的人流,身后是灯火辉煌的长街。

手中握着的,是整个世界。

烟火腾空,倏然绽放。

“玄悯,新年快乐。”

周遭的嘈杂纷繁仿佛在一瞬间消失无踪,眼中唯有面前这个人,此刻正弯起唇角,看着他轻笑。

他的眸中沉淀着万千星光,璀璨夺目,熠熠生辉。

玄悯静静地看了薛闲片刻,垂了眼低头吻了过去。

“嗯,同乐。”

您的好友【护妻狂魔】端木熙已上线
恭喜端木受了几十话终于攻回来了😏
今天依旧是站熙华的一天呢😊
【P7附赠换装警花一只,我华A爆】

【铜钱龛世】【玄悯X薛闲】一个枇杷引发的血案

【注意:前半部分引用原作,有删减增补,车走链接】

这一年的孟夏热得格外早,雨水也比往年丰沛,见天儿地往下落,一天能下三回,也没个消停。

县城里石板官道潮得快,干得也快,倒没什么影响,但山里就不行了,落脚之处皆是湿泥,有些凹处干脆烩了泥汤,踩一脚能滋一脸浆子。这种日子还没事往山上跑的人,脑子大抵有点儿病。

比如江松山上的两位。

年前,薛闲也不知是喝酒上了头还是磕错了药方子,心血来潮馋起了枇杷。他们住着的竹屋边雾瘴太浓,试了两回没能成,他便撺掇着玄悯在大泽寺种,反正大泽寺快成他俩的避暑山庄了。

玄悯对薛闲向来是纵着的,转头就去弄了一株枇杷树种来,栽进了院里。

野枇杷本就命硬,哪怕没怎么管,也兀自繁盛起来,刚一到季就结满了果,由青转黄,一日比一日丰硕。

薛闲自打枇杷冒头起,就拽着玄悯天天来守,一直守到了枇杷将熟。

这祖宗来时风风火火的,也不看着点儿路,等进了大泽寺院门的时候,袍摆上溅的泥斑能凑一幅孔雀开屏了。

玄悯对这种情景早就见怪不怪了,他面色不变,依然是一副八风不动的样子,耐心地往薛闲身上拍净衣符。

“诶,差不多行了。”薛闲抬着胳膊自己转着看了一圈,“我这袍子薄,再这么揪来拉去的就该烂了,你怎的这般穷讲究......”

“勿动。”玄悯淡声道。

薛闲感觉自己被净了个纤尘不染,啧了一声。他怕白瞎了玄悯一番力气,迈门槛的时候还纡尊降贵地提了一下袍摆,抬着脚比划了一下高度,免得刚弄干净就又扫上尘泥。

玄悯落后一步,无言地看着他霸着门槛不落脚,顺手拍了他一下,示意他别比划了赶紧进屋。

薛闲斜眼睨他:“你拍哪儿呢?”

玄悯垂眸扫了他一眼,半晌淡声道:“不吃了?”

三个字精准戳中薛闲死穴,只见这祖宗撇撇嘴,一把拽着他绕过佛台到了主殿后门。

门外的院子里原本种着不少树,到了这个季节浓荫华盖,能避些暑气,可惜都在当年的大火里变成了枯木桩子,支棱在泥里,看着格外凄荒。

好在今年移栽的野枇杷长势颇喜,亭亭玉立,绿荫成盖,间有澄黄的果子掩于枝桠阴翳下,只一眼便勾得人垂涎欲滴,胃口大开。

薛闲抱着胳膊倚着门,嗅着酸甜的果香想入非非:“景倒是好景,就差一壶好酒。”

话音刚落,一道黑影伴着扑棱棱的声响径直从寺外扎进了他怀里,脖子上还挂着一只精巧的竹篮。

薛闲熟练地从篮子里摸出了一壶温酒和两盏瓷杯,顺手薅了一把鸟崽子的毛:“你倒贴心。”

他拎着酒壶微微晃了晃,酒香醇厚,仅是闻着便让人有些微醺之意。

“龙王醉,去石头张家弄的?你还挺会偷。”

黑鸟冲他嘤嘤叫了两声,又蹦跶到他的肩膀上,蹭了蹭他的脸。

在一旁沉默许久的玄悯终于动了手,姿态熟练地勾着黑鸟的爪尖,将它从薛闲肩头弄了下来,又捏着薛闲的下巴转了回来:“枇杷随意,酒不行。”

薛闲眯起眼看了他一会儿,拍了拍玄悯的脸:“酒为何就不行?”

玄悯抓住他的腕子,把他蹬鼻子上脸的爪子摘下来,平静地数着:“上回,你喝了一坛罗浮春,把我拽上了太行雪峰。再上一回,你喝了一坛半竹叶青,落进了东海。再——”

“停!别再再再了——”薛闲没好气地拽了他一把,凑过去封住他的口,分开之际又使坏舔了一下淡色的唇瓣,而后迅速板着脸一本正经地倚回门边。

“......”

薛闲把他的脸转了个向,抬手一指院里:“别看我,看那里,落雨了。”

玄悯叹了口气。

外面当真落起了雨。

孟夏的雨不带云雷,细而稠密,落下来的时候带着沙沙的轻响,却显得整个人间都慢了下来,沉静安稳。

县城里叫卖的堂倌忙着把摊上的东西往酒楼里搬,往来的行人抬手掩住了头脸,宅院里的妇人收起了竹架上晾的衣裳。

村落里的鸡鸣狗叫都在雨里变得悠远起来,还有哒哒的马蹄响在官道。

玄悯看了眼院里的果子,薛闲守着小半个月,这会儿被雨一洗,个个都变得油亮澄黄,鲜活地挂了满枝。

他眸光一动,再落到薛闲脸上时,薛闲正翘着一边嘴角在笑。

玄悯看了一会儿,垂了眼低头吻了过去。

黑鸟光是看见吻,便屁滚尿流地跑了,跑得远远的,似乎生怕看见些瞎眼的场景。

https://shimo.im/docs/7FiPPz1429gI9I0H/ 

笛至喑哑 善恶之辨 输赢之差

清浊不分 恣情杀杀杀

笑苍生 谓正道 是非对错一生烙上

尽人心 尽险恶 尽虚妄

逆者戮尽看清模样

屏佛光万丈

舍我一身血肉 也决不退让

苍生怒骂 江湖共伐 了无牵挂

以杀止杀 屠出个真假

是地狱 邀君下 看透世间虚妄浮夸

何为道 何为正 何为法

我行即道我身即法

正邪无需话

血染山河换一个天地无瑕

【熙华】假如后备情人有沙雕番外

下文节选自兰陵B站视频:【520故事大接龙】表白为什么这么基

灵契部分从2分38秒到5分58秒,明兰倾情出演熙华同人广播剧。

【PS:本篇作者是@杨小姐要当大学霸,我只是个搬运工。】

仅供娱乐,不必当真。

评论附链接。



在520前一天,一个男孩向自己心仪的女孩儿在咖啡馆表白。



女孩有些茫然地看着对面的男生,他一头白色的短发,俊秀好似一个韩国明星,眼神干净,笑容温暖,心中一动,莫名觉得有些熟悉。



“可是…我们只见过一面…”



女孩微微侧头,避开那双清澈温柔的眼睛。



“抱歉……”。



男生定定地看着她,似乎在回忆什么。突然,拿出一枚金色的戒指,他的声音酥酥麻麻。



“这枚戒指你先拿着,我知道你不记得很多事情。不要紧,我们重新认识。记住我的名字,我是端木熙,穿越时光来找你。”



“啊?”女孩瞪大了眼睛。



这是个怪人吗?可惜这张脸了......



“真不好意思,我没打算谈恋爱。这戒指,我不能收……”



“杨敬华,我知道你的秘密。你不是个女孩子,你天生没有性别是吗?你最好拿着这枚戒指,不然,日得你烟消云散……”



哈啊?我是遇到变态了吗?可是,他怎么知道我的秘密!



“你……”



“敬华,不要怕,我真的是来找你的。你的身体,之所以会这样都是我的错。我会帮你,请你…相信我...”



这个自称端木熙的男人,突然变得沉痛又温柔,让已经准备好落荒而逃的杨敬华呆住了。



不知怎么的,看着端木熙哀痛的样子,杨敬华也觉得十分难过。



杨敬华甩甩头,甩开这些思绪:“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骗小姑娘的梗也太烂了。拿好你的戒指,我要走了。”



端木熙一把抓住杨敬华的手:“杨敬华你给我站住!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5月20日之前,你必须带上这枚戒指。不然,灵体破碎,你连这种不男不女的身体都难以维持!”



杨敬华竟挣脱不开:“你,你唬谁呢大叔!”



生…生之气这种东西,听起来好像很了不得的样子...啊,不对,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黄鼠狼跳狗身上,装什么大尾巴狼!今天跟你走,我就不叫杨敬华!” 



“每月给你250,人民币,另外管你三餐,有肉。”



“啊?250不好听,你再涨点儿?” 



“杨敬华,你就值250!” 



“不涨就不涨呗,你凶什么呀……”



【END】

随手测了一下熙华,大家一起吞刀子吧……

照漫画目前的趋势,大虐是跑不了的。

敬华最大的心愿是端木平安,可到底没能护住——“事与愿违”

端木惦念天下,为人处世总会考虑很多,不敢随心所欲——“瞻前顾后”

端木对敬华一直念念不忘,亲眼目睹敬华车祸丧命更是心如死灰。

而今两人已然联契,端木出于私心对敬华施以缚魂之术,当他身死后一切真相揭开之时,敬华又该多绝望……